親愛的Cecile,

雖然在過去的大部分時間裡,你叫做Jessie,但是,在法蘭西你最愛的藍天下,我以這個法文名字稱呼你。也許,在往後的日子裡,在你法國籍的護照上,這將是你的名。

打電話給你的時候是法國的清晨七時,真難為你居然醒得過來... 幾幾乎可以見到你瞇著眼睛,縮在被窩裡的模樣... 過去我們總是一起霸佔你的小弟的雙人床,縮在被窩裡說話... 分享著我們的歡喜、暗戀與悲傷...

我已經記不得我們的第一次見面,是什麼景況? 只記得課堂上,總是珊珊來遲的你。總是在學校奔來跑去的我、跟鮮少出現在學校的你,存在的共同點似乎是那麼的少? 可我們就是熟了,而且熟到在這麼多年以後,天各一方的我們,仍然言笑晏晏、訴說當年。

我常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可以忍耐你? 喜歡準時的我碰上老是遲到的你,總是要等上個一小時... 愛講條理的我碰上因為沒照片而可以把身分證送人的你、連自己的生日都老不記得的你... 討厭吃各類奶製品的我,被逼著吃你最喜歡吃的一整個起士... 我總是想著要對你生氣,卻總叨念兩句,就又好氣又好笑的笑了... 該拿你怎麼辦呢? 我們是那麼極端的兩個人... 也許只能說有緣。

有緣到終有一日打電話給你,你說你爸問,我父親的大名是不是XXX...我當下傻住...

我們的父親,是小學二年級同學!!如斯年逝去,因為女兒是大學同學,而再度相逢。

於是,我之於你,更有一份親。

從你開始上法文的那一天起,我就彷彿感覺,你的前生,也許正是個嬌豔如花的法蘭西少女。而你的今生,也會在那片民主自由開花的土地上生根。我鮮少靈驗的第六感這次沒有讓我失望,你果然決定了自己的方向,飛向那片你嚮往的地方。

沒有打算到的卻是我,在這樣的景況下來到異鄉。人生,只是不可逆料不是嗎?

我好高興,你在法國五年多,我們沒有講過幾句話,也沒有寫過幾個字(寫一封信,總幾乎要窮你畢生精力似的......我沒辦法氣你,真的,又開始苦笑...)。但是,拿起電話來閒聊,兩顆心似乎馬上就貼近了,你變了、也沒有變﹔我變了、也沒有變...我想你懂,總是懂。就像飛回到我們天天窩在阿寬的挪威森林裡、昏黃的燈光下,總是一杯維也納﹔我們閒談,不碰觸心裡的深深悲傷,但我知道你在,而且一直在。

我也真的好高興,你終於找到可以"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"的人生伴侶。雖然我又忍不住要罵你,沒有人會因為沒有時間而想把蜜月縮減成兩天的... 但,這就是你,讓我又好氣又好笑的你。

親愛的Cecile,雖然你說不要提醒你,已經變成Madam﹔更不要提醒你,我們已經認識十年的事實。但我想告訴你,不管以後我們的生命風景將如何變化,我一直都會衷心的祈禱你幸福,相信你也一樣﹔我也會祈禱,讓我們,像我們的父親一樣,五十年後,依然是好朋友!
創作者介紹

舊金山漂泊紀事

yingyun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